立即注册
网站管理条例
找回密码
搜索
查看: 47|回复: 2

【原创】CBA遐想

[复制链接]

174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发表于 2019-1-2 14: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BA遐想

    昨晚,辽宁卫视体育频道上演了一场辽宁-北京男篮大战,赛场上争夺激烈,场外主教练斗智斗勇;现场和电视机前扣人心环。最终辽宁男篮战胜北京队,我坐在电视机前松了一口气。每次直播辽宁男篮我都是必看的,以至于影响了老伴观看电视连续剧,让给我这“球迷”一饱眼福。每逢这时看到老伴嘟嘟囔囔进房间睡觉去了,不免心里一阵好笑“没有体育细胞。”......。
    辽宁队胜了,可以睡个好觉;若是输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睡觉前,我习惯地看了一眼手机校友群屏幕,好家伙!几位校友热烈“侃球”哪!本来是打算看一眼,结果不自觉地加入“侃球”之列。交流中回忆校园、老师、三年八班教室、篮球场......等,都有难以割舍的回忆和情愫。
    韩德华(二年二班)都是第一时间公布比赛结果:辽宁-北京89:86;
    曲文芳(一年二班):130:126新疆胜广东。
    赵文志(一年十班):这是广东输的第三场。
    曲文芳:辽篮与广东只差一个胜负场。
    赵文志:广东比辽宁稳定性好。辽宁队总是给自己挖坑,一不小心就掉进去了。
   曲文芳:是的辽宁总给自己挖坑,总不能靠第四节吧!但有望常规赛拿第一。
    郭锡镇(三年八班):校友群里球迷真不少,我是辽宁队必看!
    曲文芳:上初一时,咱校教工队拿过全市教工第一吧?那时我非常爱看老师打篮球,传统观念影响至今。
    赵文志:@曲文芳,那两个简单篮球架子,我至今还记得。
    曲文芳:在三年八班教室南边。
    王文涛(三年三班):文芳没错,最后一场是胜二十中。
    郭锡镇:沈阳六中教工男篮有:王首礼、李中锋、栾启志、吴国忠、孙连城、毛克奇、胡厚平、杨福生(兼裁判)。这是我想起的几位老师。
    赵文志:实际教工队与学生队的比赛也很好看。能记住这么多人已经不容易了。
    曲文芳:文涛兄记忆力真好!我只记得拿了个第一,那时我们“小豆包”在球场边席地而坐,看得津津乐道,手舞足蹈。校园的时光真好!特别冬天上体育课发冰鞋练习滑冰。
    王文涛:教师里滑冰好的应该是体育组高悦老师,专业是体操,二胡也有一把刷子。
    曲文芳:瘦高个的毛老师,我们小豆包背后戏称“毛嗑皮”,那时无邪不懂事。晚安,好梦!(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20: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不断出现三年八班教室。从63年考入沈阳六中就在前楼唯一这间教室里,从初一至初三,再加两年文化大革命,一直到68年9月上山下乡才离开这教室。“5.19”沈阳六中老三届校友群举行首次见面会,我们莘莘学子时隔五十年重返校园,有幸三年八班教室依然存在,只是开辟为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展览馆陈列室,里面在墙上彩绘一巨幅老中国商业街,地面上陈列一辆旧中国“洋车”,四周陈列柜里有实物展品。看不到前面的黑板、讲台,熟悉的学生书桌、和椅子,尤其是牢记心中的“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那几个字。四壁“书山有路勤为径 苦海无涯苦作舟”、“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励志条幅更是无了踪影.......。这就是三年八班教室!我们在教室里与初二班主任谭玉英老师合影;女生和男生合影,显得是那么亲热、和谐、友好。这与五十年前同窗男生女生在一起的时候,截然不同。
    “三年八班教室还在,其他初三年级1-7班教室全部被改造拆除,早已不复存在。”被拆除的还有后两趟房初一年级1-10班教室,初二年级1-10班教室在后楼(没有对外开放)。
    我们三年八班是学校的骄子,从入校到离校都在前楼教室里上课学习,其它年级都在平房教室里读书。当初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有感觉了,一句话:“三年八班命好!”我们教室楼上室教工乒乓球室,午间休息校长郭维奇与体育组王首礼、高悦老师等打球,郭校长手挥球拍,技艺颇佳,精彩高潮迭起...我们围观学生使劲儿鼓掌喝彩。有时候也看到郭校长邀请三年七班娄立群(绰号“三毛”,大东区乒乓球少年男子组冠军)陪练。记得郭校长的球拍是日本货,与我国椭圆形球拍不一样,打起球来声音清脆好听,那叫一个“透板”。午检预备铃声一响,围观学生顿时散去,回到教室里准备上课。有时还可以听到楼上地板的响动,好在不影响我们上课。
    楼上教工乒乓球室墙角辟有一学校广播室,广播员是三年一班一名女生(名字没有记住)。每天间操都是体育组李中锋老师从广播室抻出一根电线,手里拿着麦克,站在三年八班楼梯缓步台处指挥全校学生做间操。有一次,教导处干事孙老师手持麦克风面对学生当众训诫禁止学生在校内吃零食,说出“吃山里红籽,吐山里红。”引来同学哄堂大笑,一时间传为笑谈。那时,我们每个教室里都有个小喇叭,定时做眼球操播放音乐、播放会议通知、全校广播大会等。记得,“文革”刚开始。贾福玺代表党支部在广播里做文革初期阶段性总结,在《总结》里说:“全校师生写的大字报只有38张是好的或比较好的......”小喇叭一停,我们班同学拿起笔一挥而就贴出《究竟什么是好大字报?》在前楼三年八班东墙山上。这张大字报是同学志愿签名的,也有一些团员自己参加签名了。结果,校团委老师紧急召集全校团员开会在小礼堂。会议结束,团员回来表示退签,在已经贴出的大字报上自己抹掉名字。
    三年八班教室外面是篮球场。那年,全市中学教工男子篮球赛沈阳六中教工队取得了冠军,四十九中教工队到六中“打雷”。在下午自习时候,我们从教室门缝或窗经常看到体育组李中锋老师在篮球场地划线,心里做好了看篮球赛的准备。学生最喜欢篮球场上的是体育组王首礼老师,技艺超群,假动作娴熟,获得学生掌声最多。他腿膝盖上戴着白色护膝,据说是在省手球队落下静脉曲张,六中场地小,我们上体育课教授手球,这与王首礼老师会有一定关系。栾启志老师绰号“栾大个”,年轻力壮,篮下抢断;李中锋、孙连城“神投手”;吴国忠、胡厚平身体壮实;毛克奇身材高挑,篮下也有一定优势。至于杨福生老师替补席上“板凳”队员兼篮球裁判。后来,王首礼老师调到沈阳药学院;李中锋调到五中;孙连城调到109中(不一定准);吴国忠、胡厚平调到市教育学院;毛克奇调到107中(不一定准);杨福生调到107中。除王首礼之外,其余都有所接触、见过面。特别是胡厚平老师于我在28中学还一起共事一段时间哪。
    那时,凡初一、初二学生入校进教室三年八班是必经之路。初三其它班级在“难倒座”,与前楼三年八班遥相对应。中间隔着三个篮球场,至于那些校团委、学生会、班级干部们有事开会,总要到我们前楼来。三年八班学生出了个崔广玉,是学校团委组织委员,“王福临第一,崔广玉第二。”那时,我们在教室里下午自习,人家崔广玉自己在校团委办公室里“坐班”;我们都上山下乡了,人家从学校直接参军了。
    思前想后,迷迷糊糊睡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4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3: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郭锡镇 发表于 2019-1-2 20:42
(接上文)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不断出现三年八班教室。从63年考入沈阳六中就在前楼唯一 ...

    (接上页)三年八班骆士信(绰号“小六子”)是留级生,留级的原因是学习成绩不好,升级考试不及格。笔者认为是特热衷于踢足球而耽误了学业,执迷到狂热的程度,我眼里的他,剃个球头,1.70米的身高,鸡心领天蓝色球衣,膝下着红色足球袜,穿一双足球鞋,早晨五点来钟自己在学校操场上练习踢足球硬功夫。盘带溜球、活蹦乱跳,满头是汗,乐此不疲。上课坐下来,脚踩着书桌下面足球,熬过45分钟,下课铃声一响,飞似地跑到操场球不离脚、脚不离球欢似起来。下午自习喜欢泡在体育组教研室与体育老师说长论短,高谈阔论足球甲级联赛或“球星”们的事儿,主动提暖瓶到水房给老师打开水、清扫体育组办公室卫生、成天在体育老师身边转......。
    只可惜,我们六中操场小,没有足球场。限制了学校开展足球运动的普及,学校因地制宜重视篮球运动,组建了沈阳六中教工男篮和学生男篮,而且经常举行对抗赛。客观上给骆士信这样的足球苗子耽误了,如果骆士信在区内三十五中学上学,足球特长一定会有发展。因为三十五中学有标准足球场,重视足球运动,为辽宁足球队、沈阳青年队培养、输送优秀足球运动员,而且三十五中学足球队在举行全国中学生足球比赛中,力战群雄,获得全国中学生足球联赛冠军。回想起来,只能说骆士信命运不佳,投胎失误。
    三年八班初三年级面临着毕业,班主任李庄华老师考虑学生都得有个着落,真替落后生骆士信着急啊!于是,将班级学习顶尖的学习委员赵玉全调座位与骆士信坐在同桌,李老师要求“赵博士”每天帮助骆士信补课,提高学习成绩。制定目标是起码让骆士信初中毕业考上一所技校,将来有碗饭吃。在这之前,李老师是在1965年初二接受我们班主任工作,自己掏腰包给班级男生买了一个足球,让大家帮助骆士信踢球的同时,不忘学习。(前不久,三年八班微信群里还有一名同学提出:“五十多年前,我们三年八班足球谁买的?”异口同声回答:“班主任李老师!”)由于班主任抓骆士信学习,当时批评骆士信自习时间不准再去体育组教研室,把有效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尽管这样,在文化大革命中“骆士信问题”成为体育组某个老师攻击班主任李老师的不实之词(注:在我看望李老师口述)。最后,我们都上山下乡奔赴法库农村了。骆士信留城而没有下乡去,在社会上混,开过“天津包子铺”成为个体劳动者。参加三年八班同学联谊会,讲自己去香港看望过泰国华侨许立辉老师,这件事得到了许老师认证。
    据说,现在骆士信变成了卧床不起的“植物人”。由身边自己儿子照顾着,骆士信哥哥说:“都是他自己zuo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晚晴四合院 ( 辽ICP备13012158号-1

本站联系人:程南  联系电话:18240480355 024-231807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